淮安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德国工业40转型路径向海尔靠拢

2022年04月29日 淮安机械设备网

德国工业4.0转型路径向海尔靠拢?

日前,吸引了全球6500余家企业参展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正式开幕,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竞相展出了工业自动化、动力传动、数字化工厂等领先的工业装备与工业转型方案。中美德三个制造大国的工业转型路径备受关注。其中,以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为代表的新工业形态对德国工业4.0模式产生了大范围的冲击,海尔的COSMOPlat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业平台?相对德国美国的工业转型方式它的真正优势是什么?记者就此采访了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先生。

整个德国的工业使命是使自己埃森哲化

记者:英国《经济学人》分析称,欧洲经济已经停滞了10年。因为目前全球90%的创新在欧洲之外产生,所以德国政府对当前欧洲的工业创新情况深表忧虑。德国联邦工业协会主席格里洛认为,德国在信息和通信技术等核心领域有些落后,欧洲在全球通信和信息技术市场的份额不到10%,德国错失了成为该领域世界领头羊的机会,未来如果不能弥补这一缺陷,德国工业的领先地位将面临危机,因此,德国工业界对工业4.0提升其制造业的竞争力寄予厚望,德国政府正不遗余力地推广工业4.0,工业4.0对德国和欧洲意味着什么?

罗清启:从工业创新的结构和未来社会的转型方式看,欧洲的工业创新能力还是难以增强的。欧洲地缘政治的分散化导致欧洲至今没有更大规模的联合的创新体系出现,经济体量受限的单一国家创新难以和中国、美国这两大拥有大洲级创新规模的经济体相比拟,这不是用优先级培育新兴产业或者是工业逻辑的调整所能改变的。

作为欧洲工业支点的德国面对新的工业革命陡增紧迫感,为了避免使自己的工业变成信息技术主导国家的显示终端,德国变更了自己工业的演进方式,把信息技术作为一种装备元素注入工业,以期同时提升自己的通信与信息产业以及传统工业的产业竞争力,这就是全球看到的工业4.0体系。

这个体系不是把工业粘贴到数据上,而是计划把数据注射到工业中。我个人的感觉是,工业4.0对德国抑或是整个欧洲是个商业当量有限的窗口型机会。整个德国都在埃森哲化,这从汉诺威工业展所展现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来,德国计划扮演全球工业体系4.0化的设备供应商和方案供应商,即使如此,全球工业4.0的进程不可能成为德国独享的商业旅程,信息化工业装备的供应将是工业大国新的搏杀空间。

此外,工业4.0化后的德国工业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比不会有大的结构性变化,所以说,工业4.0对德国与欧洲来说仅仅意味着一种工业突围的可能或者说另外一种工业升级的维度。

工业操作系统不能仅仅去调动工业装备

记者:美国工业的领导地位尤其是在创新方面正面临着风险。有数据显示,美国高科技制造业在全球总产量中领先,但美国制造占全球市场的份额却从1998年的34%下降到2010年的28%。在同一时间,美国的全球高科技出口份额从22%下降到15%左右。美国国内形成一个广泛的共识,为了21世纪的繁荣,必须有一个高绩效的制造业,为扭转制造业的现状,美国也在加速布局工业互联网,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理事长理查德认为,互联网不存在单一的胜者,开放的平台是优化并普惠制造业的巨大机会,你认为工业互联网在美国工业转型中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罗清启:制造业份额的下降并不直接意味着美国工业的衰退,这需要仔细审视美国工业的结构和形态。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美国发明的个人时代基本结束,大型组织的规模性研发登上历史舞台,二战进一步提升了美国工业的竞争力,艰巨的战争课题造就了美国军事体系学界及工业体系的深度整合,这极大地提升了美国工业在全球的主导地位,所谓的后工业时代实际是美国工业的新分工时代,也就是研发(基础科学和技术两个维度的交互创新)与生产制造的分离时代。美国制造在全球份额的下降有两个因素,一是研发与生产制造环节分离的规模继续扩大;二是有其他经济体在某些产业门类上从研发和生产制造两个方向对美国工业的替代。

从全球的工业现实看,第二种因素的权重在加大,所以,美国国内对研发与生产制造的分离政策是否要继续形成了激烈的争论,生产制造环节成为一种技术外溢的可能而被重新审视,停止外放或者是回撤技术外溢的生产制造环节成为加固美国工业堤坝的重要方式,这是美国工业转型的保守主义路径。

第二个转型路径跟美国的整个信息技术战略是一致的。将硬件作为软件的容器和数据的边界,然后用自己的操作系统去主导硬件所包裹的数据世界而从中盈利。从这个角度看,苹果公司则是美国工业转型的重要路径标志,苹果是巨大的泛通讯领域的数据管理者,它根本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使自己成为了一个行业。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底特律的衰败不是美国汽车行业的衰败,锈迹斑斑的底特律仅仅是美国汽车工业从场所汽车转型到空间汽车的转场标志,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催生的不是一个产品也不是一个项目而是一个行业。如果把工业装备的组合作为一个大的硬件的话,美国的工业操作系统就是植入硬件容器的新工业方式,这是美国对新的工业形态的想象,但是工业完全不同于苹果所面对泛通讯产业,除了处理数据之外最关键的是还要去创造数量众多的物理产品,在工业转型的推进上美国与德国同样只把工业互联网覆盖到工业空间内,工业装备的互联更像是第二次OA换场互联,工业操作系统成为调动工业装备因应市场变化的组织中枢,这是目前美国最大的工业发展障碍。

使用背景的能力是新的工业形而上学

记者:德国机床制造商协会总经理舍费尔认为,工业4.0的概念跟最终的消费者是没有太多关系的,其重点是关注生产这个领域,它是设备供应商和使用商之间的桥梁。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海尔首次展出其完全社会化开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的时候,今年的汉诺威工业展出现了一个重大转向,与会的研究机构及企业普遍认为,工业4.0依靠单纯的硬件信息化升级远远不够。德国政府工业4.0战略指导委员会委员本特认为,海尔所展示的系统是工业的未来所在。德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库恩表示,德国也开始探索把用户放在制造体系的核心位置。弗劳恩霍夫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也认为,未来工业4.0的发展趋势是用户交互参与。西门子集团莫奈表示,没有用户的参与,工业生产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汉诺威工业展的主办方也认为,对德国工业4.0最有威胁的,一个是机器人公司,一个是海尔。应该说在本届展会上,海尔让工业4.0的创始国修正了它们的工业转型图式 如何从未来的视角去看待这次德国工业路线的大转向?

罗清启:新的智能化装备的繁荣和它们之间广泛的互联,再加上所谓的未来朝向的范式标签,德国工业好像给全球创造了一个新的工业形而上学,但从存在论的角度看德国推出的工业形而上学是残缺的或者是错误的,本届展会德国工业4.0向海尔的COSMOPlat靠拢就是一个确证。存在论是对事物存在方式的认识而不是对事物的认识,未来工业的存在论是对整体工业存在方式的重新思考,而不是对整体工业的思考。互联技术的出现随即绷紧了工业文本的转化进程,也就是说工业必须从古登堡文本走向超文本格式,广泛分布的知识作为一种新的数字实在在逐渐涌现,它正在成为工业存在的隐秘背景。

海德格尔把语言的全面性当做哲学的基准,康德把欧氏空间当成一种新的哲学基准,当数字实在伴随着互联技术的广泛应用而生成的时候知识成为工业的背景,就像语言是人的存在家园一样,知识成为工业存在的家园,全球工业正处在通向知识的途中。

汉诺威作为所谓的新型工业神坛,它提供的是工业装备和组合装备的方式,这被当成一种未来的工业转型方式既不是充分的当然也不是充要的,我们不能仅仅去理解装备和它们之间的组合方式,我们应该去理解是什么样的哲学基准决定着知识大背景所环绕的工业场中不同角色的职能,而不是让不同的智能装备这些存在物去决定我们工业的存在方式。

我们应该时刻提醒工业,是互联在定义实在中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而不是设备。超文本的工业组织形态和与强大的知识背景对接的能力才是新的、正确的未来工业的形而上学,而海尔在本届展会所展现的COSMOPlat平台就是这样的超文本性质的新工业组织,它率先在全球拥有了使用工业背景的能力,我想这就是德国整个工业界纷纷地从工业4.0靠拢到这个新的工业形而上学上来的主要原因。

油橄榄小绿灯精华

空气唇釉

美尚